历史文献

图标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献资料 > 历史文献

石仲泉:党史研究要进一步解放思想

日期:2008-10-29 09:57:00
作者:
日期:2008-10-29 9:57:32     点击:
摘自《中共党史研究》2008年第2期
《中共党史研究》创刊20年了,我曾经与它喜结了8年“良缘”,占其创刊以来的2/5时间。有这样长的时间“相依为命”,其感情可想而知。因此,对它的成长,我致以热烈祝贺!
《中共党史研究》能够成为全国党史界认同的权威刊物,连续多次获奖,经验很多,这里不能全面论列,只讲其中重要一点,那就是坚持了党的解放思想、实事求是、与时俱进的思想路线。20年来,对中共党史研究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党史大师,如胡乔木、胡绳先后去世;去年6月,龚育之也离开了我们。他们之所以能作出卓越贡献,为莘莘学子们敬仰,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一直坚持解放思想,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,不仅为中共党史成为一门科学呕心沥血,而且为《中共党史研究》成为有重要影响的权威刊物献出了智慧。《中共党史研究》过去20年取得的成绩应是今后办刊的新起点。它道远任重,要继续成为党史界所喜爱的必读刊物,很重要一条就是进一步解放思想。
这些年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,我在努力进行研究和写作重点的三个转变:一是在继续研究党的理论同时,着力研究党的历史;二是在继续研究宏观党史的同时着力研究一些微观党史;三是从概念党史走向形象党史,即坚持“走走党史”,到一些“党史大县”之类的地方去感受和体验某些重要的党史问题,努力掌握第一手原始的、实际的可靠材料,使概念党史尽量成为有丰富内涵的形象党史。我深深感到,对中共党史的深入研究确实存在一个继续解放思想的问题。
要解放思想,无疑对解放思想要作正确解读。什么是解放思想?在我看来,解放思想就是实事求是,是一个铜钱的两面,这一面写着实事求是,那一面刻着解放思想;还可视为对实事求是的一种动态表述,从发展变化的观点去达到实事求是。我赞成邓小平说的:“解放思想,就是使思想和实际相结合,使主观和客观相符合,就是实事求是。”因此,解放思想与实事求是不是两个东西,而都是为了正确地认识客观事物。在中共党史研究中,坚持解放思想至少应包括三方面的内容。
首先是做科学的翻案文章。解放思想既然是实事求是,那么对过去不实事求是的一些党史问题,包括对一些党史人物和党史事件的说法,当然要重新审视,根据变化了的新情况或新材料,作出新的结论,得出新的认识,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。这样的翻案文章,是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所需要的,也是中共党史能被人们视为科学的一个重要内容。但是,一个时期,“翻案文章”的形象不好,“翻案文章”一词被用滥了,有的“翻案文章”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,反而造成社会的逆反心理。因此,对翻案文章还需要正名。非实事求是的不科学的“翻案文章”,不符合解放思想的本意,也不是解放思想所需要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不赞成将解放思想就简单地看成是做翻案文章。这既不准确,也有损解放思想的名誉。但是,也要承认,既然要解放思想,就必须做那种不是为了哗众取宠、而是实事求是的翻案文章,对过去由于各种原因所作的不符合历史实际的结论或认识加以改正,重新给予一个实事求是的说法,区别不同情况进行实事求是的翻案。解放思想所要求的就是这样讲究科学性的翻案文章。在党史研究领域,有没有这样的翻案文章可做呢?我以为是有的,而且还不少,但是这要看时间、地点、条件。历史条件不成熟,有的翻案文章就不能做;但是,历史条件成熟了,有的翻案文章就需要做。这就取决于对客观历史条件的把握。去年11月在武汉召开的党的五大和八七会议的学术研讨会上,我讲了陈独秀的功过问题———明年是陈独秀诞辰130周年,应当重新审查他的一生,恢复他的党籍,摘掉他的托派帽子,对于这位我们党的创始人、新文化运动的总司令、民主与科学的旗手,给予郑重纪念。毛泽东在七大就说过,到适当时候,写党史要讲陈独秀的功绩。现在十七大都开过了,是到了应给予他———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一个科学说法的时候了。
第二,讲些富于启迪的新话。解放思想应包括讲新话。这也是邓小平讲的。他说:解放思想就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打破习惯势力和主观偏见的束缚,研究新情况,解决新问题。他评价1984年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文件明确指出:这个文件好,就是说了我们老祖宗没有说过的话,有些新话,甚至是过去会被看做“异端”的新话。邓小平的这个话讲得很好,具有普遍指导意义。党史研究也应当贯彻这个要求。为此,我以为,应当有三少。一曰少些低水平的重复“研究”。现在一些党史文章没人看,这是一个重要原因。《中共党史研究》应尽量不发这类低水平的重复“研究”文章。二曰少些“鸡肋”。任何一个刊物都不可能要求所发文章篇篇是精品和上乘之作,也不可能没有这类食之无味的文章。对《中共党史研究》这类荣获国家期刊奖的刊物而言,这类文章应尽量少些。三曰少些没有多少学术含量的“宣传品”。乔木同志是宣传大家,但他对那些“宣传品”十分厌恶。《中共党史研究》既有很高的学术品味,又有很强的政治性质,不可能不发表一些配合政治形势的宣传文章。但就是这类文章也应当具有一定的理论性、思想性和学术性,通过党史视角来作政治宣传。《中共党史研究》努力做到上述“三少”,其学术质量肯定会进一步提高。
第三,切实贯彻“双百”方针,活跃学术研究空气。这也是解放思想所要求的。做学问就是追求真理,而认识真理和达到真理往往需要一个过程,甚至经过曲折和反复,包括邓小平说的可能在一个时期被视为“异端”的遭遇。贯彻“双百”方针,不同意见开展学术争鸣,是获得真理的不可或缺的重要路径。我很欣赏党的十七大报告讲的“尊重差异、包容多样”这八个字。这八个字是在学术领域贯彻“双百”方针的前提。有了这八个字,贯彻了“双百”方针,才谈得上科学文化的大发展、大繁荣,也才谈得上中共党史研究的大发展、大繁荣。在学术领域,在党史研究领域,要贯彻“双百”方针、“尊重差异、包容多样”,不能“以官为本”,也不能“以师为本”。任何人都要坚持“吾爱吾师,吾更爱真理”的古训。学术研究,就是坚持“以研(究)为本”。只有这样,中共党史研究才能够大发展、大繁荣。

访问人数: